免费热线:400-6611-069

当前位置:首页 > CFA > CFA名师点拨 >

对于想转行到金融科技领域的职场人来说,更难的是软技能(Soft skills)

时间:2018-09-19 14:54 作者:webmng
从传统金融转行到金融科技领域的CFA持证人以及其他职场精英解释了为什么适应不同的工作文化是一项关键挑战。

摘要
  • 与传统金融相比,金融科技拥有不同的工作文化,并青睐不同的个人特质。
  • 在能够适应新的工作文化之前,转行的职场人士首先需要完全适应不同的就业市场并需要掌握新的方法。
  • 学术学位并不能赋予技术领域成功所必需的“全球智慧”,其中包括适应性(adaptability),认知(awareness),好奇心(curiosity),同理心(empathy),一致性(alignment),协作(collaboration)和整合(integration)等品质。

简介
科技发展日新月异,许多CFA持有人和其他投资专业人士希望能够跟上时代的步伐。职业转换通常意味着提升或获得新技能并与不同的人建立联系,开发不同的商业资源,但这些调整也影响更大并因人而异。
从传统金融转行到金融科技似乎是一个小小的转变,因为金融科技与传统金融有许多共同点。这两个领域同样受到旨在保护顾客权益和促进资金流动的法规的约束。两者都通过处理他们的资金或投资来提供服务于客户的产品,并为股东和员工创造巨大的财富。但两个领域对专业人士提出了不同的挑战,因为他们青睐不同的个人特质。
实现转行的专业人士发现他们需要做出很大的改变。当然,他们需要学会新的技能,例如大数据或Python语言或R语言编程,但他们也需要改变他们人际交往方式以达成职场上的成功。
 
个人变化
传统金融的专业人士因为各种动机进入新的职场世界。有些是主动的,有些是被动的。让我们来看一下数据科技公司Quovo的CEO兼联合创始人Lowell Putnam的故事。从哈佛大学毕业并获得美国历史和文学学士学位后,Putnam在雷曼兄弟公司工作了三年,从事梦想中职业——投资银行。雷曼在2008年倒闭时不得不再次寻找新的工作,他曾短暂停留在巴克莱银行。因为他认为他追求的有保障的职业道路证明其实是极其危险的,而跳入金融科技创业公司似乎风险更小。2012年,他和两位联合创始人推出了Quovo,这是一家金融科技企业家,财务顾问和机构投资者数据集成公司。
Putnam立刻发现,他在金融领域磨练的社交技巧并没有用。技术发展取决于开放性和创造性,这些特征在传统金融中通常没有用。软件设计和开发是一项团队工作,需要合作,沟通和领导力才能取得成功。当金融和投资管理团队开会讨论想法时,通常协作不是目的。决定往往是辩论胜方的观点,各种委员会的决定对许多公司来说都是令人厌恶的。
Putnam和他的联合创始人颠覆了原来的标准,更加重视独立思考和个人专业知识。例如,当投资者为他们的公司投资时,他和他的联合创始人分析了观众,并交换角色介绍金融和公司运营,让更合适人的发言。这种方法与他的旧世界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总的来说,金融业的一成不变是科技的优势,”他说。“金融界的人们通常在一件事上做得很好,做得很好,得到晋升,得到更好的报酬,并且在这一件事上变得越来越好。这使他们成为一颗螺丝钉。“
 
制定新的职业战略
其他新转行到金融科技领域的人士是被快速增长的承诺所吸引,并以全新的工作方式工作。对于Caroline O'Mahony来说,在创业阶段转向金融科技公司需要新的工作方式。她曾就职于投资公司Merrill Lynch,VärdePartners和Summit Rock Advisors,她的视野和工作习惯已经形成。
O'Mahony于2013年加入Addepar,一家利用科技手段的投资组合分析公司,担任产品战略总监。成立四年后,该公司管理资产(AUM)达到750亿美元。在O'Mahony加入后的五年,该公司在AUM中的规模已超过5000亿美元。她为家族办公室,财富顾问和私人银行服务。她的职位几乎每年都有所变化,从产品战略总监到产品营销高级总监,再到负责公司发展的副总裁,更近从副总裁变为CEO。
她的新角色需要改变,像Putnam一样,她发现工作文化与传统金融不同。首先,她不再是任何特定领域的专家,而是更多的通才,要了解不同的部门的需求。一个例子是需要推进从客户和业务层面直接向产品和工程团队传递信息,以便工程师们知道要继续做什么以及开始做什么。
第二个区别是新兴公司的加速增长率意味着经常重新考虑目标。由于变化发生得太快,团队无法制定可执行多年甚至几个月的策略。用户反馈可能会促使当前开发日历的删减和开启新日程。新兴公司可以通过共同的愿景聚集在一起,但实现这一愿景的道路很少是线性的。非线性意味着早期金融科技公司的员工必须能够在项目之间转换,并放弃一些无用的项目。
更后,她发现新工作要求改变求职策略。她的金融行业同事和金融行业招聘人员的常规网络无法帮她实现转行。O'Mahony必须采用一项新战略,并扩大她的搜索渠道来结识那些知道金融科技工作机会的人。她通过学校和专业组织扩大了她的交际网络,希望找到一家技术公司正在寻找她这样技能和背景。当她与2009年创立Addepar的Joe Lonsdale和2013年加入公司并担任CEO的Eric Poirier取得联系时,她看到她的方法确实有效。
 
不需要“无所不知”
O'Mahony的转型说明了科技领域的就业市场是多么的不同。求职者需要发展一种不同于传统金融行业的个人“简短介绍”。传统金融青睐诸如常春藤联盟背景,大银行血统,发表论文,多个高级学位,以及通过推荐或评价来证明的专业知识和经验。
金融科技行业不想要这些。一般的科技公司和金融科技创业公司特别重视团队协作,创新问题解决能力,以及能够快速迭代和职业转换的证据。甚至学习“迭代”的意义,也是在金融科技领域取得成功的关键;。软件通常分阶段开发,并根据客户需求添加新功能。这种迭代过程渗透到技术公司的所有业务流程中。金融科技公司喜欢雇佣能够带来市场经验和客户的传统金融人员,但他们发现这些专家的无所不知的态度抑制了个人成长。
为转行制定求职策略可能从专门研究金融科技的招聘列表开始。因为两个领域职位和描述互相不太熟悉,因此在接下来是重写简历。此外,寻找人才的小公司可能无法负担招聘人员的费用。但还有其他资源,例如天使基金投资的列表,专门投资金融科技的风险投资的官方网站,或投资组合公司的职位搜索。候选人通常可以免费使用这些资源搜索工作机会。金融科技领域的交流与金融行业不同。各种会议和论坛的许多参与者都是年轻的公司,讨论颠覆性技术。世界各主要城市每天都有数十个交流机会。在金融科技中心,每天可以参加几个活动。
 
成功的关键特质
在世界经济论坛的一篇文章中,前美敦力(Medtronic)公司CEO、现任哈佛大学教授比尔·乔治(Bill George)指出,马云是全球领导者所需技能的典范。马云于1995年创立了阿里巴巴,当时他大学毕业,希望读研也以失败告终。没有公司会雇用他。从一无所有开始,阿里巴巴在2017年的收入增长到230亿美元。
比尔·乔治创造了“全球智慧global intelligence”(GQ)一词来形容像马云这样的领导人。乔治提出了支持全球业务增长的七个要素:适应性(adaptability),认知(awareness),好奇心(curiosity),同理心(empathy),一致性(alignment),协作(collaboration)和整合(integration)。这些特质与Putnam和O'Mahony在他们的职业生涯转向金融科技时发现如此重要的新的软技能一致。
正如马云的故事所表明的那样,学位不会赋予导致技术领域成功的“全球智慧”。随着技术变革的速度,在大多数领域通过单一的高等教育不再能够满足工作需要。从本科生到硕士学位到博士学位更终成为该领域专家的老路似乎越来越过时或者至少是不充分的。对技术与金融知识相结合的需求,正在推动新形式的教育,对商业全球视野和灵活性的需求正在推动个人发展。
这并不是说教育没有价值。投资专业人士可以让投资,建模和金融分析方面的教育在金融科技中发挥作用。但是,大多数转行的人都希望通过增加一些新的技术技能来增加他们的价值。例如,Putnam学习了营销专业知识,甚至学会了编程,这样他就可以在不引入开发人员的情况下对他们的软件进行小的调整。一些创始人有动力增加技能,以完成他们的创业所需的所有任务,其他金融科技的雇员学习新的技术技能,以了解如何与技术团队沟通。转行到数据科学的金融专业人士将R语言和Python语言作为使用机器学习的基础,即使他们不进行实际的编程。
Wealthfront公司数据科学经理Daniel McAuley, CFA举例说明了为自己和他的雇员们持续学习的动力。在获得亚利桑那州立大学国际金融学士学位的同时,麦考利自学了统计学和编程。然后,他获得了CFA的称号,并在沃顿商学院完成了MBA课程。他通过网络已经完成或正在参加20门从不同角度阐释数据科学的课程。如果你想为他工作,你更好也一样。许多雇佣行为的决定因素是候选人是否有动力持续学习。
其他持证人已将持续教育视为商机。Sri Krishnamurthy,CFA,在这方面有亲身经历。在咨询金融机构如何使用MATLAB时,他发现自己正在培训员工如何使用他和他的同事顾问所建立的内容。因此,Quant University,LLC应运而生。其网站内容显示,这所独立学校为管理人员提供“定制培训课程和研讨会,使他们能够设计和开发量化解决方案以处理数据和挑战”,更终获得金融科技和分析应用证书。
因为“金融科技”是一个笼统的术语,它包括各种具有不同技术的公司。数字货币和区块链公司依赖于对新编程语言和独特硬件的理解,而他们使用的这些硬件随着快速增长的需求而过热。促进跨境银行业务的支付公司需要能够应对跨境监管和特定文化用户沟通。在线借贷公司应该能够使用和信任来自社交媒体账户的数据,从而获得贷款人的信誉情况。
一些业内观察人士预测,传统金融角色的消亡是不可避免的,唯一可以确定的是需要多长时间,估计时间为5至20年。如果这种预期是正确的,那么可能会有先发优势,因为在其他人跟进之前,那些现在转行金融科技的人将已经获得宝贵的经验和专业知识。
关于作者
Cynthia Harrington CFA
Cynthia Harrington,CFA,是Cynthia Harrington&Associates的负责人,Cynthia Harrington&Associates是一家总部位于洛杉矶的公司,为投资专业人士提供管理培训。

本网站的部分资料转载自互联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如您认为本网站刊载作品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与本网站联系(邮箱tuiguang@eaib.cn,QQ:2313912412,电话:010-65002163),本网站核实确认后会尽快予以处理。

CFA学习资料免费获取
  • CFA最新考纲
  • CFA知识框架
  • CFA考点解析
  • CFA专用英语词典
  • CFA前导视频
  • CFA公式表